哭泣少女

少女的城池

【刀婶企划】刀男人修正企划

刀婶企划,简称刀修企。和 @瞙瞳MOT 合写,刀男人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婶都有名字,吐槽向单元故事,跑剧情中

我们新年见!【遁




第一回 雨樱

1.

香生再次确认了门牌号,丰后国XXXX号,她那本大书中相当靠前的一个地址,门庭稍显破落,打扫得却很洁净,偌大地方全靠气势撑着。

主人消失了那么久,本丸还这么井井有条,政府还说这里的刀剑在暗堕。院内某个角落袅袅升起了炊烟,香生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传送的事且先放在一边,香生整理了一下仪容,叩响这座本丸的大门。至少有一件事是明确的,要是无法早日从这里脱身,那她就真的无枝可依,也别想见到属于自己的被被了。

这在事件簿里算是棘手的一桩,所以她当时多看了两眼,印象深刻。

这座本丸原先的审神者是京都人,名村上樱,化名为雨樱,十九岁就成为了审神者,半年前失踪,当时二十一岁。根据政府的信息,这是个说不上突出但是很勤恳的女孩,从未缺席任何一次活动,本丸各项指标都可算是中等偏上,刀帐完满,据几个审神者朋友的说法,她和刀剑们的关系也很和睦。

然而村上樱忽然就失踪了,消失在假期结束回到本丸之后。村上家人丁单薄,村上樱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大学教师,独女消失让他们几乎癫狂,几次大闹有关部门。半年的消磨让这个家庭摇摇欲坠,他们来到时之政府,说只求在死前能见到女儿的尸体。

时之政府有苦说不出,村上樱本丸已经被挖地三尺,然而一无所获,况且刀剑们早在事发时已经被翻来覆去审问了好几遍,同样情绪激动,气得险些砍了办案专员。

这段时间失踪被困的审神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案件在大册子里说实话并不醒目。真正让香生留意的,其实是附在旁边的相片,村上樱的肖像。

大概是入职时所摄,少女身着巫女服饰,相貌可亲,双手有些拘谨地并在一起,好像拿着手机之类的东西。她留着当时已经不流行的平刘海,脸颊发红,眼神有些下瞟,可能是紧张所致。

同时她笑着,并非不好意思的笑容,正因此被香生注意。

那是个错位的、如释重负的笑容。

“你觉得她看上去像什么?”香生拿着相片和克莱尔打趣,“就像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大门从内打开了,久未保养的门轴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高大的刀剑男子立在门口,紫色丝缎般的长发,略微皱损却依旧华美的金衣。

只是他的面目了无生气,湖水绿的眼睛混杂着日复一日沉积的灰尘。

“我是蜂须贺虎彻。”他说,“您就是新的审神者么?”

“香生乙姬。”香生对他点头。

 

 

雨樱的本丸精心经营了近三年,即使原主人不在了,仍能看出曾有过的精致。

香生生长于华夏,不太懂和式建筑的学问,只是觉得周围的布置疏朗又整齐,回廊上充满了阳光和樱花的味道。

“雨樱殿是个很温柔的人。”走在她前面的蜂须贺虎彻停下了脚步,看着院中缓缓下落的樱花,“我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看着我又哭又笑。我受了伤,她手入的时候害怕自己用力过猛,和我说不要怕……我第一次远征回来,她跑着迎接我,我们就在这里相遇。也是像现在一样,飘满了樱花……”

说话间仍有樱花飞散,蜂须贺虎彻迟疑着伸出手,一片花瓣正落在他手心。蜂须贺虎彻默默无言,看着花露出感怀的笑容。光打在他玉一样美好的侧脸上,恍惚间仿佛已脱离尘世。香生看着贵公子如此悲伤的身影,心说原来这厮暗恋他主公,三年至今还是痴情不绝,想想真令人唏嘘。

但是那又如何,村上樱,就是死在前往这个本丸的路上。

蜂须贺虎彻收回了手。他转过身面对着乙姬,那一瞬间所有光芒尽数隐匿。

“香生大人。”他缓慢而郑重地陈述道,“像您面前的这棵树一样,从只有雨樱殿和我开始到如今,这座本丸是我们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我们对它抱有的感情,外人根本不可能体会。”

“我们的主上是雨樱殿,这一点希望您明白。”蜂须贺虎彻翠绿的双眸狂风般扫向乙姬,“雨樱殿对我们而言是唯一的,是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没有任何人能与她相比。只要还有一丝能让她回到我们身边的希望,无论用什么交换我们都不会犹豫,无论……是什么。您明白我的意思么?”

他拍了拍手,障子门缓缓被拉开,露出大广间里对坐着的众人。深蓝色狩衣的端庄男性,浑身披甲的健壮战士。还有列成一队的清秀少年,接近三十人,此时一起转头。

他们将目光投注于门外的少女。但是无一例外,那都是像是看着栅栏里的牲畜一般、怜悯又轻蔑的眼神,就像他们推出三寸的刀身一样,锐利而冰冷。

“我们未必没有处置您的能力,但我们需要您的力量,也不屑于对弱质女流动手。您会得到舒适的生活,也会得到应有的尊重,只要您能认清形势,不作出越轨的举动,我们会好好供养您直到最后的。现在,请您移步这边吧。”

香生环视着四面八方明晃晃的剑光,往后退了一步,说:“我的行李都不知道在哪里,我要和克莱尔联系……我要见狐之助……”

蜂须贺虎彻看都没看她:“我们的本丸比外面要僻静些,大人还未察觉到么?雨樱殿从前不喜被外人打扰,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香生大人今天累了。我带您去休息吧。”

 

 

2.

今天露脸的刀剑男士们对她充满了敌意,但是意外地,自己并未从他们身上感觉到暗堕的气息。

香生前十余年活得极为舒服,成为审神者全是偶然,也没有什么拯救苍生的宏愿。对这些付丧神的浅薄印象,大多是来自政府发的那本《简明审神者工作指南》,以及克莱尔私藏的好几柜子《霸道姥爷爱上我》、《娇羞婶婶别想逃》和《暗黑本丸奇艳大观》之类寓教于乐的书籍。蜂须贺虎彻这把刀她所知甚少,总结成一个词就是贵公子。

风度绝佳,彬彬有礼,懂分寸,知进退,持守合度,不会给人难堪,即使对香生乙姬没有耐心,也不会真的伤害她。

以村上樱的性格,选择他作为初始刀,确实是情理之中。

香生乙姬在原本雨樱的房间里歇了一下午,傍晚时一位短刀付丧神被遣来送她今天的晚饭,香生注意到他不住打量自己的目光,便请他帮忙找一下先主人留下的刀帐,对方明显吓了一跳,低声答应了。

香生慢条斯理地用饭,小正太在她身后翻箱倒柜。

自己的行踪全程保密,大部分资料连办公室都无权获取。原本已经要进入新本丸,转眼间却和克莱尔失去联系……那就是说,时之政府也被查到了。

或者说,已经被贿赂了吗?

“找……找到了,香生大人。”

香生从付丧神手中接过刀帐,并未立刻打开,手指轻轻拂过封面。雨樱是个仔细的人,常用的物件保护得也很好,刀帐本子几乎有七八成新。

她漫不经心地随意翻看着,身边的小正太倒是惴惴不安的样子,目光从她身上转到摊开的册页上,又转向被撂在一旁的托盘。

“这里以前没有过石切丸?”

“雨樱殿总是锻不出石切丸大人……”小正太想了想,“也不能这么说,第一位石切丸大人是在雨樱殿任期近两周年的时候来到本丸的,但不幸碎刀了,主……雨樱殿十分难过,后来获得了新的石切丸,也没有再让他显现了。”

“这个,雨樱殿有没有让你们看过?”香生扬了扬手中的本子。

“……没有。”

香生把托盘递还给他:“我吃好了,谢谢你帮我这么多,回去休息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名为秋田藤四郎。”生着一头蓬松粉色卷发的小男孩连忙抢过托盘,

“请您不要客气,我们对您没有敌意,您不会有危险的,只要您……好好与我们相处……”

香生乙姬拿着刀帐还不太回神,照剧本发展,这时候她应该害怕得嚎啕大哭,但现在显然已经错过了时机。她只得弱弱地抓住小正太的手腕:“我会听话的,明天你能不能再来给我送饭?他们都不听我说话……”

“啊,是,是!”秋田藤四郎被她吓得上身猛地后仰,“我会和大家交涉的,请您不要这样紧张!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我,我先退下了……”

他带着托盘起身,但香生狠狠拽着他的手臂,一脸茫然,似乎根本没听懂他说了什么。香生的半个身子被拖了起来挂在秋田藤四郎身上,她还在喃喃自语,嘤嘤嘤呜呜呜汪汪汪唧唧唧,后者用力甩开她的手,把十五六岁的瘦弱女孩摔在榻榻米上,他撂下一句惊慌失措的“失礼了”,揣着托盘落荒而逃。房间里白色长衣的身影孤零零地伏在地上,明明是女孩,那架势却活脱脱一个冤死的女鬼。

几分钟过去,估摸没人再来,香生起身,整理仪容。这个孩子想必是一无所知,那么差不多的几个孩子都不用问了。

很奇怪啊……没有感觉到暗堕的气息,而且从今天和众人的对话中,也看不出他们有杀害村上樱的动机。如果是什么突发的外部因素,那他们也不用留下自己这个大隐患……香生乙姬把刀帐放进怀里,拉开衣柜的门。

时之政府尚未收缴本丸中村上樱的个人物品,似乎不仅找不出疑点,刀剑男士们也激烈反对,好像保持着一切原样不动,他们的主人就还会在某天出现在大家面前一样。女主人的衣服总是很私密的物件,香生乙姬拂过盛着袜子球的收纳盒,手指带起一蓬淡淡的灰尘。村上樱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她的衣柜里充满了白色粉色的及膝连衣裙或者娃娃领衬衫,在最深处甚至还有一套高中夏季校服。竹编小筐里则收纳着不同款式的小首饰,有叮当作响的闪片手链,也有毛茸茸的兔耳发圈。看到这香生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些小东西还没有被分走的话,大概整个房间也确实没有被动过。

不对……她警惕地环视四周,合上衣柜门。

隐隐地只能听到虫鸣声,夏日的燥热在此时一阵阵翻涌,冷汗打湿了香生的后背。她从柜子中拖出寝具,一件一件除去衣服和首饰,钻进被子里睡觉。行动之间的气流扇灭了几上的烛火,在一片黏腻的黑暗中,她安然地合上眼睛。

此时敌在暗,我在明。敌不动,我不能动。

他把我放进这个本丸……究竟是为什么?

只有等对方做出反应的时候……我才能抓住他。

睡意如海浪般一寸寸漫上香生的神经,她双手交叠放在胸口,呼吸渐渐平稳。黑暗此时已不再令人畏惧,虫鸣声业已消失无踪。

这是她在战场上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刀婶企划】刀男人修正企划

三百年前和 @瞙瞳MOT 吵吵着要做的一个企划【望天】……

简称刀修企。刀乙女日常吐槽向,单元剧,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希望大家相互放过谢谢。

和 @瞙瞳MOT 合写。随缘不定期更新。

为了防止被MOT打死这样我就可以明年再发第二章了,先发出序章,人设和企划设定回头再发。

【两个主角都不是人类注意】

【本章有MOT家的鹤婶】

【正文】




序章

 

 

0.

狐之助踏入会客室的时候,香生正和克莱尔一左一右跪坐在小桌两边,桌上是敞开的四色礼盒点心和两碗茶。克莱尔端正些,托着容器缓缓啜饮;香生嘴里叼着竹签,左手一串仙人团子,右手来回撸着伏在膝头上呼呼大睡的小狐狸——好像是鸣狐身边的那一只。

被劈成两半的恐惧感再次袭来,狐之助在门口坐定,低眉顺眼道:“克莱尔大人,香生大人。新本丸已经一切就绪,在下来请香生大人入住。”

克莱尔没说话,香生抬头看了它一眼,同时一食指弹醒了狐狸。睡得正香的小动物睁开眼睛刚要抱怨,看见了狐之助,又看了看两端佛像一般的主客,觉得自己该走,蹭蹭香生的手又叼了颗团子,从狐之助身边耀武扬威地退下了。

克莱尔拉开腔调:“位置在哪里?”

“相模国。”狐之助更加的低眉更加的顺眼,“遵从您的吩咐,专门挑选了相对安静的地方。现在的新战场那边,最忙的是备前国的地界。”

“资源?”

“新审神者的初始资源都是既定的,不过既然是克莱尔大人的期望,我们会尽量予以填补。”

“私密性?”

“只要香生大人希望,任何人都不会打扰到那里。”

“有水电么?WiFi呢?”香生吃进一颗团子,含糊不清地说。

“网络是限时限量的,水电不供应,但如果只是适度改造,政府是不过问的。”

“……真送鹤丸和小狐丸么?”香生咽下最后一颗团子哽得窒息,抓起茶碗就往嘴边扣,“三日月掉率真提高么?你们不会又暗箱操作吧咳咳咳……”

“……送。顺便香生大人,在下很想打你。”

“咳咳咳咳咳咳说什么呢……”香生清空了茶碗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她若无其事地向里挪了挪,拍拍自己空出的一块地方,“来来来狐之助,别那么拘谨,坐到我身边来,我们说些旁的话。”

狐形式神的目光转向桌子那头,本丸的主人血色双眸里目光笔直,似乎根本没注意房间里其他人在说什么,又似乎滴水不漏。狐之助的天灵盖又隐隐作痛,认命一样地坐到香生旁边。

它一进门就留意到了,克莱尔身边的榻榻米上平放着白鞘的太刀,只要自己答对之间稍有不慎,恐怕早就被再次片开了。

不仅如此,在这间和室外面……三日月宗近、萤丸、加州清光、压切长谷部,还有些藏得更深……以及,站在屋顶上悠闲踱步、如真鹤一般轻盈的纯白男性。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宣泄政府曾经给予此处的痛苦,和保护和室里这个纤细的女人——非人。

本丸XXXX号,有关部门昏庸举措导致的恶果之一,如今处于半自治状态,这里的主人是被传为【恶鬼】的存在,尤拉卡琳娜·克莱尔·法雷尔。

美貌的吸血鬼——【深红的克莱尔】。

半年前政府一败涂地的袭击战中、站在自己本丸陈旧的大门前、将数位精英审神者化为干尸的罪魁祸首——并且把来察看情况的狐之助一刀两断。

狐之助深深垂下了自己的头颅,前爪贴地道:“这次我们的工作万全。不会有任何人逃过我们的眼睛。二位大人敬请放心。”

没人说话,狐之助保持着跪姿不敢抬头,好像听见某位大人鼻孔里轻蔑的出气声。

良久清细如风吹排箫的声音响起:“我吃饱啦,谢谢请客。这就去本丸看看吧。”

回答它的是端静如黑管般的女低音:“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去吧,乙。”

 

 

因为主人种族的缘故,这个本丸里常年是细雨纷纷。克莱尔的恋人鹤丸国永撑着把红色的纸伞站在时间传送装置边上,一双金眸是雨幕也不能遮挡的锐利明亮。

“丹顶鹤?”香生歪着头打趣,没人理她,克莱尔小跑几步站在鹤丸面前,抬起头与他对视,眉来眼去间郎情妾意恋心似火,一边的香生和狐之助成了一对不解风情的茄子。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香生酸酸地看向别处。

“香生大人要走啦,主人朋友不多,真的希望你能常来和她说说话。政府规矩拘束,恕我不能相送了。”鹤丸笑眯眯地朝她挥手,目光很快又黏到恋人身上,“晚上做大餐,早点回来哟。”

克莱尔笑着向他点头。血族元老常年沉默而严厉,深邃如真夜艳丽如新血,半年过去政府里尤保存着【那件事】的档案,黑发红眸的女人立在自己本丸门口,断刀遍地,数个精英审神者被她斩成碎片,而她的神情那样轻松,轻松得像是撕了几个破风筝。

现在她的笑容如此温柔,温柔得让狐之助遥想起那一日的刀光血海。

鹤丸帮他们调整了装置。一片金光中前方逐渐浮现出道路,香生把狐之助抱在胸前,边走边和克莱尔说话。

“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么?靠那本《简明审神者工作指南》就行么?”

“差不多,其实当审神者也没什么麻烦,就是有些时候会很忙,”克莱尔说,“初始刀就决定是山姥切国广了?”

“必须是!只能是!被被长得是真好看,真是……”香生回想了一下好友本丸里的那个美少年,两眼放出绿光,“真是如花似玉!”

“……我拜托你不要这么文思泉涌。”克莱尔的太阳穴阵阵作痛,“山姥切国广虽然好看又靠谱,但是自尊心很强,最忌讳和人比较。这我倒不怕,我就怕你吓着他。你还是……收敛收敛……”

香生忙不迭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先前寄去本丸的二十多箱东西,觉得大概已经晚了。又问道:“现在锻出三日月宗近的概率已经提高了?”

这明显是冲着狐之助问的,怀里的动物急忙抬起头:“是的,如今给新战场的资源补助也源源不绝,只要心诚,锻出天下五剑也不是难事,香生大人更不用担心。”

什么我不用担心,因为是我才更要担心……香生给自己默默点蜡:“天下五剑那种稀有型我心里有数,也就是随口说说。我是想问——【工作】的事。”

卡莱尔流畅的步伐出现了片刻停滞,随后更快了些:“没什么可担心的。”

“香生大人且请放心,有克莱尔大人和我们盯着,决计不会出问题的。”狐之助信誓旦旦。

出口的光辉越来越近,他们都不再说话。大家心知肚明,其实香生是来逃难的。

 

 

 

22XX年X月X日。距离和历史修正主义者正式开战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扛过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时之政府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时间溯行军则转换了方针,着手开辟新战场。与此相对的,时之政府也开始挑选新一批审神者。

旧战场的巨大压力得到缓解,许多地区的本丸甚至进入了休假状态。忙于布置新战场的时之政府无暇两顾,再拾起时却发现问题即将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旧战场的审神者们发来报告,有大量同僚失去了联络。

有本丸全员暗堕被杀的,有叛逃的,有被神隐的,还有一部分完全没有理由,无论如何就是找不着的,这些大大小小的案件汇合起来,时之政府人仰马翻了小半年。救助归救助清理归清理,还剩下一小部分极难对付、非极端手段不能解决的,政府为之特别成立了办公室,专门让有意愿和能力的审神者接手。

办公室人手紧缺。一开始公务员们踏入了克莱尔的本丸。他们带着汇编全部案件的大册子上门,对这个大麻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克莱尔不为所动——跟吸血鬼讲死状凄惨的人类姑娘,哥们儿你是认真的?

但和人类共处了一千余载,克莱尔也不是全无人性可言,这时香生来了,克莱尔便把这活交给她接下,这厮在现世惹了很大的麻烦,不当审神者根本无处可去。双方隔着桌子谈了一天的条件,最后达成交易:香生成为审神者前往新战场,顺便和克莱尔搭档查查失踪案,当然重心在后者;时之政府庇护香生,不把她的行踪泄露出去。虽然政府之不靠谱素所周知,但克莱尔自信还能拿捏几分,况且新战场确实偏僻——她当年遭难之时,香生也的确伸手帮过她的。

政府把原本给克莱尔准备的大册子转交给了香生,也交给她藏在其中无尽的隐秘和危险。他们带她去专门设立的办公室,一部分分给了像她这样的特派员,另一部分属于心理咨询师——受到侵害的刀剑男士塞满了整间屋子,香生的格子间里坐着个精神极度紧绷的金发青年,她没敢靠近,在旁边点了支安神香,让他趴着睡了一下午。

 “我有个问题,他们……我说这些刀,不是付丧神么?怎么会被人类……”她翻来覆去没找着一个动词,“……成这样?”

“付丧神是被人类使用多次而形成的神明,对人类有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尤其是这些和人出生入死的刀剑们,甚至会不自主地臣服于人类。即使暂时被粗暴对待,也会出于这份亲近而选择忍耐。然后嘛,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心理咨询师给新同僚递了一杯牛奶。他也是半路出家的审神者,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每次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没收各种绳索刀片。

香生抱着杯子坐进另一张气压椅。办公室里养了成片的绿植,那个青年眉目清秀,趴在桌子上睡得很沉,头发在白布的遮掩下依然闪亮得像阳光,香生觉得他的眼睛应该是绿色的。

“他好像要醒了,我先出去。”她站起身拉开房门。

这是香生见到的第一个山姥切国广,被原主人凌虐了近一年,后来据说没救过来,碎刀了。

 

    

 

天高云淡,风吹叶落,空气中隐隐跟随着灰黑色的暗流。乌云密密层层地压在房檐上,如一张不见尽头的罗网。香生的双脚落在阴冷的泥地上,季秋针尖般的凉意刺着裸露的肌肤,她强忍着没有哆嗦,转身四望。没有红色瞳孔的艳丽女人,没有毛茸茸面无表情的动物,没有金色光芒,没有她熟悉的任何东西。准确地说,除了眼前这座寂静如死的和式建筑,这里空无一物,像是一座被世界遗忘的坟墓。

妈个鸡,出问题了。


【发誓flag:我一定会在明年之前上传设定的】

【好了,我们明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