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少女

少女的城池

四面风(2)

四个章节,尽量短篇,四男主×女主,四男主喜欢女主而不是玩家。

玩家是“穆夫贞”,女主是制作人。

无论发生什么四男主都只喜欢女主。

四男主都知道自己是游戏人物。

一人一篇。顺序李泽言→周棋洛→白起→许墨。


越写越偏越长……我脑子里可能有个自动刨冰机

本章前半部分李泽言,后半部分周棋洛。说起来周萌萌还是我的小墙头……最近超爱他

文中恋语市街头栽的是玉兰树,实际上我不知道游戏里画的是什么花,这么写纯粹是因为我比较喜欢玉兰花

前文走这里:(1)感谢教我做超链接的MOT同志,我爱她嘤嘤嘤


二·一一风荷举

P.M.2:30  公寓楼下的便利店

本来这个时候,制作人应该正要出发去周棋洛所在的古装偶像剧剧组探班,为此她准备了一身靓丽又方便行动的街头装,牛仔裤包裹着修长没有一丝赘肉的美腿,粉色纱网飞行员夹克上装饰着酷炫的黑色线条,脚上限量的运动鞋不沾一粒灰尘。她还专门在手包里(手包自然也换了一个)装了一副玫色糖纸墨镜,路上行人看见这么全套组装起来的姑娘估计还以为是专程来街拍的明星。

然而现在她只能穿着这身衣服在便利店里吃关东煮。

“李总裁啊李总裁,”她边吃边喃喃自语,“就这么把我赶出来了,我就这么让人无法忍受吗?至少这张脸不还是制作人么?”

明星外出怎能没有棒球帽傍身,她把黑底粉色线边的丝绒帽子从桌上抓起来呼啦啦地扇起风来,一边吃盒饭的大叔大概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发火,拿着饭盒朝另一边缩了一些。

她本以为不看在自己是对方金主,也看在她现在用着女主角身体的份上,李总裁也会对自己客气一点,至少能相安无事。实际上也如此,李泽言把她当成了空气,而且还是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她也没有很在意,毕竟有求于他嘛。

结果她整整六个小时窝在总裁办公室里,紧张得忘了让总裁帮着带份饭了。总裁也就果真没有给她带饭,玩家在偌大的房间里又撑了一小时,饿得眼冒金星,自己就撤退了。

很好,李泽言,我记住你了。

玩家把一个魔芋结塞进嘴中,就当成是李泽言的头,嘎吱嘎吱咬开了。

你这个钢铁直男,我女儿和你在一起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吃完了关东煮,女孩又去柜台边打包了一串丸子,拎在手里原路回家。现实中已经是一月,但游戏中没有寒冬,恋语市碧空如洗,玉树如华盖,白花缓缓落在行人肩头。

一只手从制作人背后伸出,悄悄拂去她肩上的落花。

女孩转身,看见男孩站在玉兰树下,笑眯眯地向她眨眼。

他的笑容如春风轻柔暖和,他的眼睛里星辰闪落。

“薯片小姐,我们又见面啦。”

 

 

“制作人”把丸子分给周棋洛,两人一左一右,沿着长长的坡道前行,时而暴露在阳光下,时而走进豆腐块儿似的阴影里。春天下午居民区里静悄悄的,只听见不知何处群鸽起飞的扑翅声。

“本来导演要求超级严的,这个周就指望着你来找我玩。”周棋洛有些委屈的面容转向她,在瞬息之间灿烂起来,“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拍摄超——级顺利,很重要的戏份居然都一条就过了,我和导演请了假,就偷偷溜出来啦。”

“嗯,就知道大明星周棋洛最厉害了。”女孩也转向他,微微一笑。

她外表稳如老狗,实际上内心慌得一逼。请假短信发出之后,许教授最先回复了她,一如既往地体谅温和;最后是两个小时后姗姗来迟的白学长,他果不其然的任务又出现了变数,于是午饭就约不成了。

周棋洛的回复夹在二人之间,近百字的短信,满屏幕写着委屈,“制作人”花了很大心思遣词造句,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让对方识破了真面目,周棋洛也不知为什么一直有空,两人短信来回轰炸了一个小时。

结果他还是亲自来找自己了,这让玩家在紧张之余还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话说回来,这些让女孩子心跳加速的举动对制作人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男主角们都喜欢制作人,玩家也不会是周棋洛的例外。

所以说你就不要认出我了,玩家在心里说,我会有负罪感的。

“等一下,你拍戏的影视基地不是在郊区么?超级远的吧?”她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嗯,晚上还有一场外景,所以我马上还要再赶回去。”周棋洛笑得眉眼弯弯,像是有一泓清泉藏在那双眼睛里,“这次演少年天子,我可花了好大的功夫钻研的,播出之后你一定要看。”

“一定不会忘的,我不仅看,看完了还写观后感给你。”女孩立刻保证,决定把这件事写到手机备忘录里,“时间很赶,我们去便利店一趟如何?给你买些补给品。”

周棋洛愣了愣,然后绽放出更大幅度的笑容:“嗯,好。”

 

 

“一共是一百六十九块二,您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周棋洛从便利店员手中接过塑料袋,正好感应门划开,他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制作人身边,蹦蹦跳跳地下了台阶。时间也不算太晚,四点二十,但不知为何今天的阳光格外沉默,黄金色的余晖披在他和制作人的身上。

一辆黑色轿车安静地停在道路不远处,在黄金色的夕光中,他忽然转身注视着女主角。

“谢谢你请我吃东西。”明星说,“今天晚上不会饿肚子了。”

“没什么好谢的,还是要好好吃晚饭呀,拍戏加油。”女孩冲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回头请可爱的制作人吃饭就可以了。”

周棋洛向她挥了挥手,转身走向轿车,没走几步又忽然停下,对身后穿着飞行员夹克的女孩露出笑容。说起来他今天穿的是棒球服,和制作人的外套神奇地搭配了起来。

“还是要谢谢你今天的款待。”明星的双眼里似乎真的流动着银河,“其实你不是薯片小姐吧?”

玩家呆呆地眨了眨眼。结果还是没有蒙混过关?

明星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难为情地抓了抓头发:“发短信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奇怪……见面了还是很明显的,你和薯片小姐之间的区别。不过你看上去没有恶意,我也不好意思直说……可以告诉我她去哪里了么?”

“她没事,最近太累了休眠了,明天就能回到你们身边。”玩家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是个意外,她没有出问题,也没有想躲着你们。”

“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谢谢你。”周棋洛露出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神情,“那我就走了,周末愉快。”

他真正转过了身,钻进车厢里,黑色轿车绝尘而去。粉色外套的女孩静静站在原处,目送轿车离开,直到它消失在视线中。

“周末愉快。”她喃喃地说,“神啊,快让我回去吧,我受不了了。”